导读:1、性工作者最后的归宿一般是怎么样的?在我的见闻中,性工作者一般有着自己的对象,甚至有的还有自己的家庭,当然还有的是找接盘侠接盘。记得《羊脂球》中有这样的情节,一个妓女第一次未必是做妓女导致的,但之后她却走上了妓女的道路,在这里她发现自己怀孕了,因此找上了一个曾今和她做爱的人,叫他跟她结婚或者是给她相应的赔偿。当然,如今的性工作者和《羊脂球》中的情节未必相同,但却又十分的相似。她们当初或许是纯洁的

日新村小姐多吗,性工作者最后的归宿一般是怎么样的?

1、性工作者最后的归宿一般是怎么样的?

在我的见闻中,性工作者一般有着自己的对象,甚至有的还有自己的家庭,当然还有的是找接盘侠接盘。

记得《羊脂球》中有这样的情节,一个妓女第一次未必是做妓女导致的,但之后她却走上了妓女的道路,在这里她发现自己怀孕了,因此找上了一个曾今和她做爱的人,叫他跟她结婚或者是给她相应的赔偿。

当然,如今的性工作者和《羊脂球》中的情节未必相同,但却又十分的相似。她们当初或许是纯洁的女孩子,但是因为种种,她们堕落成了性工作者,并且乐意与做这样的事情。但终有一天她们发现自己某一次的不小心导致自己怀孕了,然后呢?想办法这个合适的人当接盘侠,给自己找个结婚的对象。当然真正和她结婚的人也是不会阻止她从事这个职业的。

“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”她们一般会有一个归宿,却很难得到一个好的 结局。她们选择这个职业一般就是她们有着比别人更多的欲望,又不想跟别人一样的付出。一直的糜烂生活,各种的疾病接踵而来,这也注定了他们后半生和下半身的不幸福。

我记得《羊脂球》这样一个故事:男主人公在一次出游时强奸了服务生,之后服务生在男主角走的时候又自愿的给了他。但是命运却是悲惨的。她怀孕了,难产死了,最后有个儿子因为没有好的照料成了傻子。

所以我更希望大家珍惜自己的第一次,珍惜别人的第一次。不要让别人得到的是悲惨的结局。

日新村小姐多吗,性工作者最后的归宿一般是怎么样的?

2、骑马与砍杀:风云三国2.8主线任务

日新村小姐多吗,性工作者最后的归宿一般是怎么样的?

3、带小姐的是怎么挣钱的是什么意思

研究中有13个小姐明确表示自己现在只是在“玩”,不是在工作。从她们的叙述中可以总结出“玩”的几个意味:①她们所做的大都与玩乐有关(唱歌跳舞、打牌、玩骰子、聊天喝酒等),“工作”时间灵活,可随心所欲;②在客人面前有“演戏”的意味,例如有时要隐藏个人情感,要“逢场作戏”迎合客人,而“玩”最能够淡化负面情绪;③这是生命中一个暂时的阶段,什么都不定,以后要做什么也不知道,所以“玩”是最适合形容这种状态的。

“玩”看起来是一种策略,小姐们用它来弱化“工作”的规则、责任和压力,应对情绪的高低起伏,合理化自己看似毫无目标的生活方式,减轻小姐的污名化。 小红站街的日子一天的安排基本是这样的:晚上11点左右出去,早上三四点或者四五点回到住处睡觉,其他时间“一点事都没有,就是在家里玩”。白天跟朋友一起玩,“或者打牌啊,有时候逛街啊,其他时间,就是睡觉”。

她在谈及自己和客人的行为的时候都非常习惯用“玩”这个字,认为客人都是出来玩的,大家都不认真,她自己也是出来玩的;而跟夜生活有关的行为一概都是“玩”,比如她形容常常要应酬的人为“经常出来玩的那种”,形容风月老手为“经常出来玩的老油条”。她说自己不爱站街,“有钱玩就不出去,没钱玩了就出去赚一点”,这里的“玩”指的是和男朋友一起嗑药。小红的男友在我认识小红的时候已经进了戒毒所。小红因他染上毒瘾,而这是她出去站街的一大动力。每次出去一晚上能挣几百块钱,够她和男友用上一两天,到下次不够了再出去。有一次她忽然问我要不要她的日记,150块钱卖给我,因为她没有钱了,又不想出去。我不想为了研究买她的日记,这好像是各自为了满足自己的目的进行的一种交换,带有太强的目的性,让我感觉不太舒服,但我清楚她需要钱,于是我跟她说先“借”给她钱,她如果还是愿意把日记给我看,那我是很乐意多了解她的想法的。所以日记给不给我就成了她借钱以外自愿的事情,和钱没有关系了。

至于她还不还钱给我,我也不在意。 对于小红来说,目前这种“玩”的状态是没有生活目标时一种暂时的迷惘状态,她不知道自己将要怎么过下去,而身为外地人和一个小姐,没有资源和关系,她只能“玩玩再说”。 我觉得自己一直都是贪玩的,我爸妈也这样说我嘛。他们会拿我和我那个妹妹比,觉得她念了大学,都是一个老师了,我就一天到晚只知道玩。我觉得我习惯了这样,现在我觉得自己就是过一天算一天的那样子。做小姐其实也就是玩玩的,也可以说是为自己的懒惰找理由。 我问她觉得做小姐是不是一个正式的工作,她说: 不是啊,肯定不是啦。不可能觉得是正式的工作。肯定是不一样的,跟正常的工作。我觉得在人心目中都是这样子的。觉得做小姐都是不好的,所以我觉得这就不是正常的工作咯。

做小姐跟做正常的工作是不一样的。别人会看不起吧。如果你做正常的工作,你去捡垃圾别人也不会看不起。我觉得我活得很盲目的,也不为了什么,反正就要混日子嘛。没钱就出去赚钱,然后有钱了又不去,花完了又要出去,就是这样子的。活着没多大意思,最多只能说是玩玩、混日子而已。 佳佳也把自己目前夜总会的工作形容为“玩”。她22岁,在深圳盐田的一家夜总会做小姐。她原先在一个码头做工,是个“乖乖女”,下班和同事吃吃饭就回宿舍,基本不去娱乐场所,觉得“那些地方都是很乱的”。

后来有一次她的一班同事为一个人庆祝生日,拉她一起去夜总会玩,她推了几次,还是不好意思拂同事的面子,只好一起去了。那是她第一次去那种场所,待了两个钟头,觉得很不习惯,甚至有些害怕,“搞不明白同事为什么会喜欢去那种地方”。在舞厅里,音乐震耳欲聋,她说自己像个木头一样,只晓得盯着别人看,又不想跳,“只想快点回宿舍算了”。第二次有朋友叫她去玩的时候她就说不去,朋友笑她胆小,说:“这算什么,这都怕?”为了面子,她只好去了。可能有了第一次的经验,第二次再去果然觉得也就那个样,没什么好紧张的,而且大家都是去喝酒、跳舞而已,“又不做什么违法的坏事”,她逐渐放松下来。几次之后,佳佳习惯了舞厅和夜总会的环境,有时候自己也会叫朋友一起去了。

最大的转变发生在一年半之后。佳佳感到码头的小文员工作又累又无聊,生活日复一日,不想再做下去。她想要的那种生活是“不用准时准点上班的,也不用天天在一个小小的集装箱办公室里盖章、复印,夏天热得要死,一身臭汗,冬天穿成一个球也觉得冷”。

她的决定是当初的自己怎么也不会想到的:去夜总会!她形容: 当时自己脑子里冒出这个念头的时候,都不敢相信我真这么想了。但我觉得这肯定不是一时冲动,可能其实早就有这种想法了,自己不敢承认而已。我想了一下,觉得也没什么不好的,工作环境就比码头好多了,时间也很灵活,还可以认识很多人。比码头舒服多了,钱也挣得多。

她选了一个离原来码头较远的区,就辞了工,进了一家夜总会。她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可以睡到日头落山,晚上都待在室内,“整天都可以不见太阳”。 你知道吗?有一两次感觉很久没看到太阳了,抬眼看了一下,眼睛都疼的!几个月前我试了一下“嗨嘢”嘛,头晕晕那样,觉得周围都不真实,像做梦一样。不过我觉得现在也真像做梦,自己都根本想不到,以前害怕来的地方,现在居然在这里做事!以前是来这里玩的嘛,现在就感觉好像还是在玩。反正就觉得这不是工作吧,就是玩,很自然的,这种地方,做的这些事情就是陪唱陪跳陪玩的。 对佳佳来说,“玩”更能形容她现在的状态——生活方式的彻底改变、夜总会的玩乐性质、药物带来的虚幻,工作、玩和日常生活没有了界限,一切都以一种非真实的方式呈现着。

【本文节选自《她身之欲:珠三角流动人口社群特殊职业研究》,作者:丁瑜,有删减;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】

特别声明: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作者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观点。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

打开网易新闻体验更佳

热搜

当事人回应离异带5个孩子嫁初恋

女子因拒绝相亲导致家人被殴打住院

村民回乡过年 70人自发打扫20公里村路

太爷爷去世女子请假奔丧被老板怼

俄国防部称已控制索列达尔

来华人员登机前48小时须核酸检测

4、火车站大妈口中吆喝的50元一晚的宾馆能睡吗?有人尝试过吗?

那天我到广州火车站准备坐火车去深圳,结果火车晚点了3个小时,我一看时间已经很晚了,到深圳已经是凌晨,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地方住,于是打算在火车站附近找个地方住一晚,隔天再去坐火车。

我走出火车站到了火车站的广场,就看到一个手上拿着小卡片的阿姨朝我走了过来问我要不要住宿。我本来是很警惕这些在火车站拉客的人的,但那天已经很晚,很多宾馆估计已经客满,我人生地不熟也不知道去哪找地方住。我看阿姨也挺面善,而且我对广州这座城市有好感,觉得广州人诚不坑我,就停下来问了问。我主要关心能不能洗澡和是不是单间两个问题,阿姨回答得很肯定,说住一晚只要60元。我不知道哪来的善心,觉得阿姨挣钱也不容易,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。

阿姨领着我走了一段路,然后一个中年大叔出来交接,把我领到火车站附近一个破旧的民宅,我很诧异为什么广州市区会有这么破旧的住宅,几乎是危房,不应该早就拆了吗?我意识到自己被坑了,但也没办法,来都来了,就跟着大叔进了房。我一看就震惊了,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凌乱地摆放着几张床,房间又脏又乱,墙壁泛黄,散发着一股发霉的味道。

大叔从一个塑料袋里掏出一包洗发液和一包沐浴露,说:“你们广东人爱洗澡,给你两包这个,这本来是不送的,来,扫80块钱”,我知道自己被坑已成事实,也不争辩什么,默默用微信付了80块钱。大叔说:“给你一个单间”,然后领着我走到里间。所谓单间就是把一个房间隔成好几个面积五六平米的格子,中间只留一条狭窄的过道。单间里只够摆下一张单人床,还是一样又脏又破的墙壁和地板,有一个发黄的插座,一个易拉罐做成的烟灰缸,里面还有烟头。大叔说:“你晚上怕不怕冷,给你拿一床被子”,随后拿来一张老旧的被子,那被子散发着烟味、霉味和汗味混杂的味道。

我一看今晚要住在这种地方简直令人崩溃,想到我前一晚在广州花都区只花了60元就住了一间大床房,房间设施一应俱全,浴室、饮水机、空调、WIFI、风筒、一次性牙刷、牙膏、毛巾、洗发液、杯子……我为什么要花这个冤枉钱来住这种地方?

大叔问了我好几遍:“你洗不洗澡?”我以为大叔是在提醒我洗澡,没想到原来是因为洗澡要开煤气,洗完再关上。那个浴室的卫生情况也是让我怀疑是不是洗了比不洗还脏,而且燃气热水器的安全性也让我洗得战战兢兢。洗完澡,我终于可以休息了,大叔又提醒我:“锁好门,手机保管好”,我想这里晚上是有贼吗?

躺在床上,隔壁哥们抽烟的烟味顺着窗户飘到我的房间里,房间不隔音,隔壁的动静听得一清二楚,这种环境实在让人难以入睡,即使我奔波了一天已经很累了。过了一会,我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份证不见了,起来翻找了几遍没有找到,把我急得,要是没有身份证我那也去不了啊。因为吴谢宇案,我知道有些人捡到别人的身份证转手就两三百块卖出去,我又想到大叔的话,心想身份证很可能是找不回来了,连报警的准备都有了,担心得我一夜没睡。还好我第二天在包里找到了身份证,原来是我洗澡前放进去的。

这次住宿经历真是不堪回首,在这里我也想向广州市市政部门反映一下情况:在广州火车站旁边有一些旧民宅改造成的“宾馆”,这些“宾馆”的卫生状况和环境设施非常恶劣,跟收费不符,有欺诈嫌疑。而且改造的房间有很大的安全隐患,电线老旧,使用罐装煤气和燃气热水器,有些旅客会在房间里抽烟,很容易引发火灾。希望能引起重视。

一个朋友亲口讲的,说是他在xa火车站凌晨五点下车,几个大姐围着他,说钟点房便宜,50住半天,让去住宿。他是下午倒车,刚好又一晚硬座,实在累人,就跟着去了。速八一个楼上,但不是速八,房间很糟糕,和招待所差不多,不过确实困,将就着睡会算了。这下好了,大姐在房子给他推蘑菇,介绍服务,小妹怎么怎么好。他说太累了,真折腾不起,让我好好睡会再说。这家伙,刚入梦,一个妇女敲门,好说歹说半天,走了。又不一会,又来一个,继续纠缠。过不大一会又一个,他实在不想纠缠了,说好吧,你看着弄,我实在没精力。此处省略一大段。付了晚含捉的,然后才安心睡了一上午,再无人打扰。我当时问他,你就不怕仙人跳啥的。他说,那会就是困,然后被轮番轰炸,哪想那么多。不过说回来,玩喊卓德不算多

94年我31。快过年了,我在南通出差,又水路去芜湖收余款。本来觉得蜜月期的客户之间没什么障碍,却被对方内部人员暗示余款结算有难度,最后撕破了脸皮。

周末,我搬出了住了两天的宾馆,耷拉着脑袋往芜湖火车站走去,迎面而来两个小姑凉二十岁上下,问我要不要住宿,我机械地点了点头,跟着她俩走进一条胡同,她们说到了。这是一间八几年盖的三层楼房,还比较新,我一声不吭跟着到了三楼,与其说是楼,其实是阁,平头上一个房间,约二十平方,摆着两张床,一张桌子,门口有自来水,水池。我说这个房间我包下,其中稍长一些较丰满的菇凉说一晚五十元,我给她一百元说不用找了,余下的给我准备晚饭。菇凉接过一百元钱的时候,我明显感觉到了她们的激动和兴奋。

她叫小一点的菇凉去准备晚饭,自己陪着我聊天,我故作长叹短嘘,一副满腹心事的样子,她关切地问我发生了什么事,我就把事情的经过如实说了出来。没想到她一拍胸脯,说这事我给你包了,她表哥武警退役,专门做些帮人打“抱不平”的事,包括债务纠纷。我推脱说钱不多了,恐怕难办,她竟然说不用我花一分钱。依然一副女侠的样子。

我思忖已经达到了预期的第一步目的,暗自高兴,顺势把她搂到怀里,而她好像等待已久的样子,热情似火。

过了一会,她推开我,说要去跟表哥联系,就离开了房间,我也心情好了许多,躺在床上思考下一步。

晚上的时候,我按照她指定的地方等候她和她的表哥,瑟瑟的冷风中,芜湖街头显得有点冷清。我等了有一个小时,按照预订的时间已经过了好久,一个人影也没有,我懊丧无比,无精打采的往住处走去,没走多远,只见她打着一辆人力车赶来,远远地叫我“大哥”,下了车,告知我她大哥有事今晚来不了了,明天再凑时间。虽然计划落空了,但内心依然暖洋洋的,不知怎么的,心里又多了一点真实性。然后两个人边说边走,往住处去,到了房间,她给我打热水递毛巾伺候我躺下,然后她也洗漱一番,这一晚,她没有离开。

她圆脸,双眼皮,眼睛挺大,嘴唇丰满柔软,身材健壮,手略显粗糙;我身材欣高,白皙,五官发型类似于港澳某三位港星的复合体,平时不乏回头率。就这样,江湖大道江湖相遇,成就了一段江湖故事。

第二天,也就是年前最后一个星期天,中午,我们在市区一个不大,但精致的餐馆,三个人美美的吃了一顿饭,下午的时候她告知我可以买回家的车票了。果不其然,星期一上午,我顺利地拿到了我要的汇票。在火车站广场,我在冬日的阳光下等待时间,直到检票,都没有再看上她一眼,一路上这滋味,这些感叹,一直陪伴我到现在。

别了,芜湖!别了,小妹!

肯定能睡,还有特殊服务,甚至有特殊招待。记得03年我和徒弟去酆都办事,因为是临时办事,所以就在车站附近找了个小旅馆住下,打的是地铺,5块钱一晚,进房后环境还不错,一共大概有一百来个铺位,就剩角落上两个铺位了,我们寻思就将就睡一晚,而且角落位置不错,在角上有个小动物打的洞,新鲜的空气一直往里灌,棉被上还有一点清香,估计前一位住宿的是个女的。然后我一夜打着欢快的鼻鼾声睡到天亮,早上起来发现除了我和徒弟整个大房都没人了。出门时服务员们都在那笑,她们叽叽喳喳的说昨晚大半夜大房的客人们纷纷要求换房,只有一个大房上哪换?然后客人们集体都睡马路边了,还好没下雨。

在08年的时候还真的是体验过呢,不过是被迫体验的,因为实在是没钱了。

08年的时候我大二时候到广州来打暑假工,我和一个小伙伴一起。我们都是第一次出门,到了广州结果只做了半个月,无奈就打道回府了,我们每人领350的工资,买买车票,几乎弹尽粮绝了。

第二天的火车,我们早早地就来到广州火车东站,看着满眼的高楼大厦,我们连一个网吧都没找到。由于折腾了一天,还拖着几大包行李,我们又累又困,只想找地方休息。

这时一个大妈迎上前来,手里还拿着一个小牌子,牌子上面是一个酒店房间的照片,白白的床单,宽大双人床,沙发电视一应俱全,可以说是相当的豪华。她一招手,我们立马挥手拒绝,这么豪放我们显然是住不起的。大妈观察了一下,可能认定我们一定是她的准客户了,立马报出了价格,30块一晚。我们顿时停住了脚步,这么便宜,看出我们疑虑,他又说道里这里很近的,你们可以看一下。说着大妈就过来帮我们拖行李,没想到还这么热情。涉世未深的我们就这么跟着她去了,他那家豪放大酒店。

我们走了好久,大马路穿小街道,小街道穿一人过的下的小弄堂,我一度害怕我们是否还能找到回火车站的路。终于到了,一栋破旧的居民楼前,我的小伙伴相视一笑,对我们的上当受骗我们各自都心知肚明。想到又累又饿又没钱,能30块搞定一晚,也还不错,不由有点感谢这位大妈了。

上了三楼打开房门,门口还挂着住宿俩字的牌子,不知道给谁看的。里面真是一片灰黄,不错一片灰黄,旧的不能再旧的家具,似乎都有一层黄黄的油脂在上面。墙壁屋顶上全部都是灰尘,都是灰色的。

我们入住在102号房,据说101已经有人在住了,还有103想住的话,也可以。大妈建议我们住102,因为电视是新的。就这3间房,大妈就是老板娘,大叔是老板。

我们打开102房间,房子里就一个床,上面的有席子,没有被子,也许是夏天,被子就省了。一台电视,放在一个小桌子上,全部暂满了。地上有厚厚的泥土,已经分不清地板砖是什么颜色了。

我们很累倒头就睡了,一夜居然睡的很香,早上我们爽快的给了房费,还和大叔聊了一会天,得知他们是湖南人,在这边很多年了,一直开旅社。对于我们这些第一次来大城市的年轻人来说,就是他的目标客户,火车东站周边大酒店并不是为我们服务的。

后来想想其实这件事,我们一开始心里早就有了预期,可那也是我们没得选的选择。或许有人害怕自己会不会被骗,遭到什么人生伤害。其实我感觉大可不必有这样的想法,那些在火车站找人住宿的,大多都是苦苦的谋生之人,也是为了生存。

但是出门在外的话,凡事还是小心谨慎为重,有条件还是住大酒店比较舒服,再不济住快捷酒店也行。

在火车站吆喝拉客的,行业内俗称“接站的”,一些地段不好或条件差的旅店宾馆,大都会聘用安全感高的大妈接站,大妈为了多挣抽头,往往会夸大住宿条件来吸引旅客入住。对于一些想省钱又人生地不熟的异乡人来说,有个睡处能休息,只要价钱便宜,大妈的“巧舌”还是蛮有杀伤力的。

那是2014年的某天,我从乌兰察布去阿左旗巴彦浩特务工,坐了大半天的火车,要从银川中转。下火车时是晚上的8、9点多,班车要天亮后才有。正不知该去哪里住一晚时,听到有一个大妈吆喝,有走巴彦浩特的住店不,我一听路线正好,就过去问了下价钱,大妈说干净有热水40块一位,我想一个大男人怕什么,就跟了过去。

大妈没有直接带我,交给一个等着的大叔,自己又去接站。大叔用电动车带我穿街过巷,在路灯下走了有一会儿才到地方。

那地方离火车站挺远,看着是一条小街,是背着街面儿的老旧居民区,旅店是民居改造,跟酒店相去甚远,看在省钱方便的份儿上,也没有挑剔,店主凭身份证简单登记了下,就安排我住下。

房间看起几乎没有窗户,被褥有些凌乱但还干净,美中不足的是还住着个明天需要赶车的人,大家礼貌地点下头,算是打过招呼。

坐了大半天火车其实是挺累的,可能还有其他人的过,躺下来怎么也睡不着,闭着眼不住翻滚,听对面的住客就打开话匣唠起了嗑,索性就坐起来同对面的住客攀谈起来,知道他是一个奇石爱好者,打算去阿拉善搜寻点儿戈壁玉或玛瑙什么的。

攀谈中他说也没有睡意,索性叫来店主打听一下阿拉善哪里玉石好找,该怎么着手,店主进来神侃一通,说是阿右旗黑城地方石头多,不过外地人容易迷路,近年来东西也不多,最好还是去市场上淘货的为好。

说着说着,不知是谁提议说睡不着不如玩扑克吧,我说内蒙人最爱打大A,可惜人不够,店主就说3个人就爬三吧,多少赌点儿钱助助兴。

我在老家一般不输的,这一次开始也赢了几十元,店主说将1元垫底改成5元吧,我想最多赢的钱再输出去也图个玩乐一下。

不料到天亮时我输300,另一个房客输500,店主独赢800,虽然想翻本,奈何班车不等人,两人早晨6点多钟赶去长途 汽车 站,坐上了发往巴彦浩特的早班车匆匆离开。

后来在上班之余跟一个工友说起这事儿,工友笑着说有一种牌技叫垛牌,要多大点数都能掌握,你可能是碰上店主出老千。

我虽然嘴上不置可否,心里还是明白了老话说的“赌不离乡”的含义,看来出门在外还是要端正一些的好,花费多少不说,最好远离“黄、毒、赌”。

大家也是这么认为的吗?

火车站 50块一晚的旅店怎么不能睡?能啊,只要你不怕让你找小姐,你就可以去试试。为什么我这么说,那我就好好给你摆摆我的亲身经历吧。

那年冬天我一个人 旅游 ,从太原到大同,火车凌晨四点到大同站,当天温度零下20℃,我下了火车就想找个旅店开个钟点房,因为要赶早上6点第一班的车去悬空寺。结果火车站旁边的酒店没空房了。就往广场外走,就有穿铁路工作服大衣的女的喊住宿,铁道旅店,还说国营的只要50。我一听是国营的,就傻不拉几的跟她搭话,然后被她带到火车站旁边的一个巷子里。

这个巷子黑灯瞎火的,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上二楼,我抬头一看招牌是个小旅馆,心中暗暗骂到这是个屁的国营旅店。但我也没在意,因为我一个男人,身上也没带多的现金,值钱的也就是个相机,再说,心里琢磨着这也只是别人拉客的手段,应该不会把我怎么样。就跟着那女的上了二楼。

上了二楼后,发现是个平台,平台四周有几个门,这个女骗子就打开一个房间门进去,我也跟着进去。房间是个标间,很简陋但看上去还是干净,有个独立的卫生间。这时这女骗子坐在一张床的床头说道:帅哥要不要找个美女玩玩。当时我一听就知道情况不对。就回答:不用,就休息2个小时就行了。这时那女骗子又说:不行,要喊个小姐来陪陪。我当时就火了,嘴上说算了,我不住了,就跟着去开门,门刚开出一条缝就发现那平台上有4个彪形大汉守着,那女骗子急忙过来把门关上。我就质问她准备干啥?因为当时我穿迷彩裤又穿的沙漠靴,所以这女骗子一打量我后就问道:你是不是当兵的。她这么一说我到反应过来,就接着她的话说:对啊,我才退伍,过来找我战友。这女骗子一听我这么一说语气就软了。后面让我给了20块钱后才放我走。

出去后,还是有点心有余悸,所以以后火车站这种找人住宿的重来不搭理。所以也劝劝各位找正规的酒店。

我在火车站睡过30一晚的宾馆,对于那次经历,我终身难忘。并不是宾馆有多么的糟糕,就是怀念那个时候胆大的自己。

那次是出差从北京转车,当日没有车了,只能在北京逗留一夜。在出站口看到很多的大妈拿着宾馆的照片在揽客,“小伙子,三十一晚住不住,明天还有专车送到车站”。是大妈的这一句话打动了我。于是我打算去看看。

我和一群农民工样子的六七个人上了他们的“专车”,车子开了不久,就到了“宾馆”。为了省点钱,我登记了三十一晚的房间。一个服务员领着我在昏暗的灯光下,走进了一间房子。房子里面好大。

一进屋黑漆漆一片,一股很刺鼻的烟味和臭脚的味道扑面而来,我也不讲究那么多,就直接走了进去,一张和农村大炕一样的木床上躺了十几个人,可能十几年都不洗一次的被子堆的乱七八糟,我找了一角,往那一躺就睡着了,夜里醒了好几次,因为又来了几个人,还有人去上厕所,乱糟糟的。第二天一大早,我就走坐上了“专车”被送回了车站。

前几年回家过年,做了六个多小时的高铁,大半晚才到站。由于老家在乡下,必须要找个地方过一夜才行。

当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,下了车,冷的不行,整个人像要散了架一样,实在太累了。刚出站想找个落脚地方,便被一穿着红色大棉衣的大妈给拦着,拉着我说要不要住宿什么的,当时问了价钱,觉得便宜,而且实在很累,就想着就这样吧,反正明个一大早就要赶车回去了。于是跟着她左拐又拐到了一巷子里,面前有很多破破烂烂的砖房,都只有几层楼高,大门比水泥路高了一个台阶,门上贴着破破烂烂的对联,一进门就能闻到一股很难受的气味,走到这我便想着走了,但是大妈却拉着我说东说西,大概意思便是大晚上的外边也不安全,而且这天气冷,我对这又不熟,要找个旅馆怕是还要花点时间。我皱了皱眉头,但看她还想说,但时间已经够晚了,我只好算了,便拿出身份证象征性地填了一下她那所谓的住宿记录表。交了钱后,她便急匆匆地说了几句,出门去了,应该是去找我这样的冤大头了吧。

我又重新认真观察了一下周围,说实话,称其为房间倒不如说是在客厅摆了一张床,床的旁边伸手便能够到餐桌,桌上用铁丝网做的罩子罩着,还能看到里边的几碗剩菜,而大门左边有个小门,里边摆着煤气灶和一些锅碗,小门是关不上的,直直的敞着,里边的气味毫不掩饰地混在空气中,让我实在很难受,而我的床的旁边还有个门,门上的红漆腿了很多,我想大概是大妈一家子的寝室吧。

疲惫再次涌上全身,我把行李箱锁好,脱了外套,裤子也懒得脱了,上了床,盖上被子,一股明显的霉味传来,我只好把被子往下拉,只大概盖到胸口上一点点,但效果却并不明显。空气中的气味让我很难入睡,我闭着眼睛想了许多事,但却无法入睡,不久后大妈便回来了,我听到她从我的床边走过,推开那褪色的木门,之后便是她和一男子窸窸窣窣地说些什么,但我实在想要快点睡下,便没去仔细听了。我很缓慢地呼吸着,并尽量用嘴巴呼吸,以此来屏蔽那令人作呕的怪味,但过了一会我便更加无法入眠了。我也分不清是哪个方向,有相当大的音乐声传来,也不知是哪个邻居在半夜狂欢。这些对于我来说实在是折磨。

我也不记得我是什么时候睡的了,第二天很早就起床了,我用冷水冲了下脸,也不刷牙,直接带着行李便出了门,由于睡眠不足又或者是想起了那难闻的气味,我还没到车站便想吐了,我吃下了晕车药,但只能使我头更晕,之后的旅途我吐了好几次,整个人都虚脱了,还好,最后还是回家了。

这些都是真实经历,希望大家引以为戒

声明:本站所有内容(图片、文字)均由用户自行上传分享,若涉及到侵权,请联系youxikuang@hotmail.com